每次救撈歸來,趙喜昌都要把救人的自製漁網拿出來曬乾,以備下次使用 羊城晚報記者 周巍攝
  羊城晚報記者 尹安學??實習生 司徒泳靈
  不久前,本報曾經報道的廣東惠州好人趙喜昌榮獲“南粵楷模”嘉獎。這位惠州市志願者協會救撈隊隊長,不僅樂於助人,而且歌唱得好,二胡、小提琴、葫蘆絲、手風琴、雙簧管等樂器也都玩得轉。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他組織公益演出團隊開展義演,主題只有一個:珍愛生命,小心溺水。
  在親友同事眼中,趙喜昌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們再次聚焦這位“活雷鋒”,感受楷模的力量。
  妻子女兒一直很支持
  剛剛過去的國慶長假,女兒、女婿都放假了,全家籌劃省內5天游,趙喜昌連搖頭:“你們去吧,我走不開。”
  果然,10月2日,正在午休的趙喜昌接到110指揮中心打來的電話:有人在黃沙水庫溺水身亡,找不到遺體。趙喜昌迅速下樓,到東江沙公園取出自製的打撈工具。警方的船隻接上趙喜昌趕赴事發水庫。十多分鐘,趙喜昌就把遇難者遺體打撈起來,“是個24歲的小伙子,好可惜。”
  趙喜昌的妻子吳劍秋向記者詳述了丈夫當上救撈志願者的緣由:女兒家百米外就是東江,常常有人游泳,不時發生溺水險情。趙喜昌跟女婿一起去游泳時就遇到一個孩子溺亡,附近一艘漁船發現遺體後,要給錢才打撈。這不是趁火打劫嗎!趙喜昌一躍跳進河水,抱著孩子游回岸邊,將遺體交其親屬後悄然離開。當晚,趙喜昌對吳劍秋說,當時看到孩子母親那悲傷的眼神,十分難受,“不給錢連遺體都撈不回來?我要幫他們!”就這樣,趙喜昌成了惠州市志願者協會救撈隊隊長。
  “其實,我一直是支持他的。”吳劍秋說,她退休前在吉林當醫生,經常要處理遺體,老趙有空就過來幫忙,“接觸多了,我們就不怕了。”趙喜昌踏實、勤快,一身正氣,讓妻子很驕傲、自豪,覺得嫁對了人,“現在講正能量,他全身上下都充滿正能量。”
  吳劍秋也對記者“埋怨”了幾句:丈夫經常是出門時穿戴齊整,卻赤腳、光著膀子回來,衣服和鞋都給了獲救者,“這樣的事他沒少乾。”聽到這些,趙喜昌笑眯眯的。
  女兒趙環宇雖也一直很支持父親,但也有些糾結:“老爸退休了,他想乾什麼我都支持,更何況義務助人這種好事。”但父親是傷殘軍人,腰椎有很多舊患,退休後應該好好享福。“爸爸水性好,游泳是鍛煉身體,救撈就成了體力活,能受得了嗎?”
  趙喜昌的女婿是廣東人,曾和趙喜昌一起下河救撈過幾次。他說,每次看著岳父回來時都心疼,自己只要有空,就會跟著去幫忙,“他就是閑不住,一做好事就開心。”
  朋友同學說他是“老頑童”
  一提起趙喜昌,惠州市老年大學副校長周興成以及市老年大學藝術團的同學們都贊不絕口,“他是我們的骨幹分子”、“他太有才了”、“我們管他叫 ‘趙本山的弟弟’”、“他是當代的英雄”……
  在家鄉的小學做音樂代課教師的時候,趙喜昌就愛上了音樂,“我之前就喜歡唱歌,從小就唱,但我不識五線譜,做音樂老師的時候,我就一邊學習五線譜,一邊教課,學了一些音樂知識。”
  在同學眼裡,老趙是一個“老頑童”。他不但唱歌唱得好,而且會二胡、小提琴、葫蘆絲、手風琴、雙簧管等樂器,還演過小品,當過業餘演員。在惠州市老年大學舉辦的文化藝術節上,趙喜昌以一首薩克斯獨奏《天路》獲得二等獎;表演的小品《如此檢測》獲得了三等獎。
  老趙在東江沙公園組織有藝術愛好的中老年人吹拉彈唱,自娛自樂,他管這叫“來去自由藝術團”,即誰來都可以參加,想走都可以走。他組建了心連心藝術團,邊表演節目,邊宣傳珍愛生命,小心溺水。
  很多人不知道,趙喜昌還是一個業餘演員,在電視劇《背影》中飾演姓付的公安局長,在電視劇《女婿難當》里飾演了在小區裡拉二胡的市民,在電視劇《那是一個春天》中也有精彩表演。
  民警眼中的“活雷鋒”
  民警李譚仕與趙喜昌同歲,他說,趙喜昌和隊友救人和打撈,不但不收錢,反而經常貼錢。他自掏腰包買漁網等工具,為了更快趕到現場,他還專門買了一臺電動車,自付車費到現場打撈的情況也很多。
  冼國東是橋東派出所雇請駕駛水上快艇的船工。“我和他經常碰面,他話不多,但是很專心做事。”冼國東告訴記者,經常在打撈之後,死者家屬為了表示謝意,會給老趙送一個“紅包”,但都被婉言謝絕了。冼國東說:“我沒看到他收過一次,真是好樣的!”
  惠城區公安分局橋東派出所副所長林鵬告訴記者:惠州市區水域寬廣,不管哪裡出現情況都要出警,而出警必有老趙。他幾乎和民警同時到達現場,很多時候,比民警還快。有時,打撈遺體不僅要與時間賽跑,同時也是耐心、體力的比拼。有一次時值盛夏,趙喜昌在現場一干就是5天,背上都曬掉一層皮。
  林鵬說:“這些年來,每逢過年過節,我們都到他家送慰問金,但每次都被他婉拒了。”編輯:何平  (原標題:惠州好人趙喜昌:義務救撈五年 不取分文回報)
創作者介紹

頒獎禮

oz59ozqyw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